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演员和导演的密切关系
演员和导演的密切关系
总栏目 > 小说专区 > 同事小说
演员和导演的密切关系


  我叫林蕊,25岁,19岁毕业于XX戏曲艺术学校。后在XXX评剧团做了3年演员。如今评剧的演出市场很不景气,经济收入少的可怜。所以经同剧团的于苗苗介绍,时不常给一些影视剧组打打工,其实就是群众演员,一次挣个二三百块钱。

  去的次数多了认识了一个东北人,大家都叫他「王哥」。据说路子很野,其实就是一个「穴头」,不过他确实认识不少导演。一次王哥介绍我和苗苗一起到一个剧组,出演了一个戏份不到5分钟的小角色。

  跟了3天剧组居然给了我俩一人8000块。这可是我俩挣的最多的一次,把我俩高兴的不行,给王哥打电话说想请他吃顿饭,表示一下谢意。王哥很痛快的答应了,说你俩赚钱不多,就请我吃肯德基吧。我俩觉得不合适,但王哥一再坚持。我俩一商量,东北人都爱喝酒,肯德基又不卖酒,所以凑钱给王哥买了一瓶「剑南春」。那天在肯德基王哥看到我俩买的酒,直夸我俩懂事。

  在吃了一桶奥尔良烤翅后瓶里的酒也见底了。王哥似乎也有点喝多了,不停的说我俩身体条件好又漂亮还有戏曲功底,今后可以在影视业有所发展。其实我俩条件确实不错,我身高166厘米54公斤身材匀称皮肤白皙,长的吗,应该属于清纯型,好多人说我像「刘X菲」。苗苗比我还要高一点,比较瘦,属于骨感美,大眼睛,长的像「李X欣」。王哥又说,要想在这行里混,身体条件和表演能力都是次要的,主要是能不能真正进到「圈子里」去。又问我俩知不知道什么叫「潜规则」。我俩说当然知道,既然想进这行就什么准备都做好了。

  我哥一拍大腿说「痛快人」。又问我俩能不能一起让他「潜」一回,今后他保证那把我俩带进「圈子里」去。我在学校时就不是处女了,男朋友也交过四五个了,在性方面也不是很保守,所以无所谓。看了看苗苗,她也点了点头。于是就同意了。王哥说他在楼上有套长期包房,现在就上去。(这家肯德基是底商,楼上是一家3星酒店)我俩这才明白他为什么坚持来这吃肯德基。

  这一上楼,就是整整2天。两天里除了吃饭(叫外卖盒饭)睡觉(偶尔迷糊一会),就是被王哥不停的玩儿,是「玩儿」!不是简单的被肏。 我俩也是从这次开始才算了解什么是「玩儿」,两天里感觉我俩就是王哥手里的两个面团,按照他的想象被揉来捏去。他大多数是用手,嘴,舌头,牙齿,甚至脚指,还有各种工具玩弄我们,真正用鸡巴操我们没几次。

  感觉王哥太会「玩儿」了,这两天差点被他玩死。可是后来我跟了「赵导」后才知道,和「圈子里」的人比起来,「王哥」真是「小巫见大巫」了,「赵导」只是个副导演,在业内不算很有名,但他和很多名牌大导演称兄道弟,能量很大。和他认识很简单:一次王哥介绍我去他的剧组排了1周戏,王哥说「赵导」觉得我不错,很有潜力,想深入了解了解我。我当然明白「深入了解」是什么意思,高高兴兴的答应了。于是在一个别墅里被「赵导」「深入了解」了一周。

  出乎意料,一周后「赵导」提出要包养我。我当时受宠若惊,几乎没做任何考虑就答应了。「赵导」很仗义,第二天就带我去公证处,把那所别墅公证给了我。从此我成了被人包养的「小三」,同时也成了「赵导」的玩物,也是他用来应酬各种人物的「工具」。
第一章2月28日

这是我入住别墅的第三天,「赵导」拍外景,大概要走两个星期。开始觉得无聊了。以前就有写日记的习惯,闲着没事就又有了写点什么的想法,和「赵导」(以后就称老公吧)一说,他也很支持,并且说他也很想看看我都写些什么。

  先介绍一下房子吧。这栋别墅位于XX山庄,总共36座别墅,都是建在山上。别墅之间最近的直线距离都在600米以上,私密性极强。邻居间互不了解,也从不交流,山庄共有4个大门,安保十分严谨。我的别墅是由一栋3三层的主体楼,两间车库,还有自建的一间库房组成。着重介绍一下库房,老公后建的,优质彩钢,160平米,7米高,没有窗户,只有一扇2米X3米的卷帘门,靠近房顶安装了8个大排风扇。

  这里实际上是老公的一间工作室,一些室内摄影和后期制作是在这里完成的。别墅一共6间卧室,一层是一个大客厅,一个餐厅,一个卫生间,还有一间工人房,二层是4间卧室,两个主卧都有独立卫生间,两间客房,和一个公用卫生间。三层是一间卧室,一间书房,一个健身房,一个卫生间,还有平台。

  别墅里除了我还有夫妻俩,一个阿姨,一个司机,都是四十多岁。话很少,每天和我说话的字数不会比天气预报的字数多。我称呼他们大哥大姐。大哥姓王,大姐姓鲁。大哥负责开一辆GL8,主要是我使用,偶尔也给剧组拉点小道具,或接接人。大姐平时做做饭,收拾收拾房间,老公告诉我,大姐早就被他操过了,而且还不止一次当着她老公面操过她,这是后话。两口子平时很少上楼。

  我的生活不受任何限制,想出去就出去,有王大哥接送。花钱基本上不用考虑,老公留给我一张信用卡,额度六万,平时也花不着什么钱,吃喝都是鲁姐安排,我也就是给自己和老公买点衣服和化妆品,每个月老公都会把我花的钱还上。

  平时我都呆在卧室里看电脑,老公给我的任务就是没事的时候上网看看黄片,看看色情小说,他给我一个U盘,里面存了上百个色情网站和成人论坛。说是让我多学习学习。老公在电脑上安装了远程监控系统,即使在千里之外也可以随时观看我的电脑屏幕,通过QQ视频聊天就不用说了,屋里光我知道的无线摄像头就4个,所以我在家的一举一动对老公来说没有秘密。

  老公对我不错,给我在剧组挂了个道具的职位。所以在他拍的影视剧工作人员的字幕上,道具后面都会有我的名字,在亲朋好友面前,我也算是个影视工作者。面子上也过得去。也有一份算是固定的收入。

  下午4点,和每天一样,我正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电脑里,一个女优被两根大鸡巴在屁眼阴道里一进一出操的嗷嗷乱叫,手机响起,老公发来一条短信:「上QQ」。我登录QQ.

  「老婆,干嘛呢,」

  「看毛片,」

  「痒吗,」

  「还行,」

  「想挨操吗,」

  「想,你什么时候回来操我,」

  「还得几天,能坚持吗,」

  「看吧,一两天还行,多了,恐怕坚持不了,呵呵,」。

  「不用坚持了,现在叫老王上来操你,」。

  「别瞎说,讨厌,」「没开玩笑,就现在,叫他上来操你,」。

  「讨厌,不理你了,」「快点,没和你开玩笑,我现在就要看你和他操逼,」「你,」「快点,冯XX导演和我在一起呢,他也想看看,快点,我要生气了,」。

  「什么,还有别人看,你说是冯XX,是那个谁吗,」「你有些话多了,我真要生气了,快点,我们很忙的,」「好,好吧,」我转身跑出门,冲楼下叫「大哥,大哥,在吗,」楼下大哥从工人房走出来,仰头冲我说「在,夫人,有事吗,」。

  「大哥,你,你上来一趟,有事,」王大哥走进卧室,黑色长裤,白色衬衣,黑皮鞋,白袜子,标准工作装,只是没穿西服。电脑已经开启了视频通话,只是老公那边摄像头明显被挡住了,黑乎乎一片,看不见那边的图像。电脑里传来老公的声音「老王啊,你和蕊蕊操一回,我这边要看,」「噢,是,」王哥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,开始脱衣服,好像这是一件及平常的事。反而是我有些羞涩,解睡袍的手有些颤抖。毕竟是第一次在老公面前和男人操逼,而且还是一个从没有过肉体接触的男人。

  「快点,又不是没和陌生人操过,」老公催道。

  「人家,人家,也,太突然了,」我的眼里居然滑落了两行泪水。

  王哥已经脱的精光,大概175厘米的身高,肌肉还算结实。王哥走过来,扶了扶我的头发,温柔的帮我脱下睡袍,我里面一丝不挂。我有些感激的望了他一眼,双手搭上他的肩头。

  「按步骤来,快给他舔舔,还用我教你怎么着,」电脑里老公的声音。我想跪下去时,王哥把住我的肩膀小声说「我,有点味,要不我去洗一下,」我摇摇头「没事,不用了,」跪到王哥腿前,一股淡淡的尿骚味由王哥浓密的阴毛间传来。一根大概15厘米的阴茎垂在那里,包皮有点长,包裹着大部分龟头,只露出马眼。

  「到镜头前来,看不清,」电脑里的老公。

  我们往摄像头前挪了挪,我调整了一下摄像头,对准王哥已经有些勃起的鸡巴,用手攥住,慢慢的剥下包皮,这次一股浓烈的恶臭传来。难怪王哥说要去洗洗,龟头后面的冠状沟里存了不少黄白的粘乎乎的东西。我皱了皱眉,抬头看了看王哥。「不好意思啊,夫人,我,昨天,忙,就没洗,要不,」。我摇了摇头,闭上眼,屏住呼吸,伸出舌头舔了一下,马上感觉一块粘乎乎的东西沾在了舌头上。

  「呵呵,看样子够味,咽了,咽下去,」电脑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。

  我艰难的酝酿了一下口水,「咕咚」一下吞下了口里的歳物,跟着就是一声干呕,和几声咳嗽,真难吃,「呵呵,没看清,再多舔点在嘴里,到镜头前让我看清楚,」又是那个陌生的声音。

  「按冯导说的去做,」老公。

  我扶着已经完全勃起的鸡巴,在冠状沟舔了三四下,把感觉粘了好多臭东西的舌头伸到摄像头前10厘米的位置。

  「不错,不错,这次不少,别着急咽,好好嚼嚼,」还是陌生声音。

  「这个冯导真孙子,这是想恶心死我吗,」心里骂着,嘴里嚼着恶心的包皮垢。

  「张开嘴,再让冯导看看,」老公。

  「呵呵,好,好,小赵,你看,她牙上都是,呵呵,咽了吧··呵呵,」陌生人。

  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屈辱,回身扑到床上「哇」的一声,大哭出来,「小赵啊,还是欠调教啊,不过,第一次,也算不错了,呵呵,」陌生人。

  「老王啊,过去,从后面操她,把剩下的包皮垢都操她逼里,拿着摄像头(无线的),我们要看特写,」老公。

  我趴在床上大哭着,感觉阴唇被两根手指分开,接着一根坚挺的肉棒捅了进来。

  「不要,不要,老公,我不要别的鸡巴操我,」接着是一阵猛烈的抽插,阴道传来的强烈快感,渐渐压过了我的屈辱和羞耻感。

  「不要,老公,不要让他干我,啊,他,他的,好烫,好硬,不行,老公,要被他,被他顶死了··妈呀,这下太深了,死了,王哥,慢,慢一点,要死了,你要操死我了,呜呜呜,」「呵呵,还是挺骚的嘛,」陌生人。

  「怎么样,冯哥,哪天试试,呵呵,」老公。

  「好啊,只要你舍得,呵呵,」陌生人。

  「当然,当然,老王,别射里啊,射脸上,冯导爱看画地图,呵呵,」这是我昏过去之前听到老公说的最后一句,我醒过来的时候,是坐在床边上,头后仰在床上。脸上粘乎乎的,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。

  卧室就剩我一个人,王哥应该是下楼了。我起身来到电脑前,老公已经下线,QQ上留给我的最后一条信息是「辛苦了宝贝,表现不错,自己弄干净啊,」外加一个笑脸。

  晚上,鲁姐喊我下楼吃饭,坐到餐桌前没见王哥。「王哥呢,」我问鲁姐。

  「他出去了,」鲁姐摸了摸我刚刚洗完澡还湿乎乎的头发「以后习惯就好了,来,喝点酸辣汤压压,我说让他洗洗再上去的,」我红着脸,低下头喝了一口酸辣汤,感觉里面也是包皮垢的味道。

  字数:8785

  【完】